赤鸢er

沉迷刀剑乱舞_(:з」∠)_龟甲什么时候能来啊……

[米英]柯克兰家的小少爷竟然变成了一只猫?「5」

“我很高兴他能回来,马蒂!你知道吗我在知道面前这个人就是他的时候,我……”
“好了好了,阿尔,这些我都知道。”
马修难得一次打断了正在说话的阿尔弗雷德。说实在的,他从小时候就听到阿尔弗雷德嘴里整天念叨着“亚蒂”,夸张点说,除了阿尔弗雷德自己,马修是最了解他对亚瑟感情的人。
阿尔弗雷德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停止了叙说他的想法。
现在他们找了个借口将亚瑟支开了,正讨论着日后的计划。
“我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回亚瑟先生的记忆。我敢确定,这不是记忆的正常遗失,而是人为造成的——一点儿细节都记不起来实在是太反常了。”
马修伸手推了下鼻梁上戴着的眼镜。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一旦对某物好奇,或认真的思考一些事情,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扶眼镜。说起来,这个习惯的源头大概是很久以前,他和阿尔弗雷德一同看恐怖片的时候,他紧张的一直用手推眼镜。阿尔弗雷德一开始还笑话他太过紧张,但恐怖片开始之后,吓得最惨的反倒是刚开始嘲笑别人的他——
不对,跑远了。马修收起从回忆开始就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稍稍直起身,准备倾听阿尔弗雷德对这件事的想法,但面前的兄弟从刚才他提出这个观点之后,就一直保持着沉默,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阿尔?——阿尔!”
不知不觉陷入沉思的阿尔弗雷德被马修叠声的呼唤拉出了思考,他讪笑了几声。
“到底是谁干的呢,啊哈哈……”
马修发出了自再次遇见阿尔弗雷德之后,似乎就没停止过的叹息声。有时候他拿这个兄弟真是没有办法。
“阿尔……你到底有没有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当然有!”阿尔弗雷德的回话无比迅速,似乎对此十分确认——说实在的,刚刚那一阵沉默,他便是在想有可能抹掉亚瑟小时记忆作俑者有可能的人选。然而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任何头绪,他实在想不出什么人能和亚瑟有这么深的仇恨。
“……勉强相信你吧。所以说这些,我就是想表示一个意思。既然是有人一手造成了亚瑟先生现在的样子,那么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这个人。带他去熟悉的地方这个方法一点儿用处也没有,这点恐怕你已经清楚了吧,阿尔?”
“是的。所以我们……”
阿尔弗雷德听完马修的话,思考了一阵正准备回话,门外却突然传来一声地板发出的嘎吱声响,明显是有人在那里走动。他立刻收住话头,打开门看了看,意料之中的看见亚瑟垫着脚轻悄悄的走路,准备逃走的样子。
“Hey亚蒂——躲在外面干什么进来一起聊聊天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飞快的追上亚瑟,拦住了他的去路。……暴露了!这个混账要不是木质地板的缘故我才不会发出声响!
亚瑟心里狠狠的诅咒了阿尔弗雷德无数次,转过身,扯起嘴角,勉强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其……其实我刚回来。绝对没有干偷听之类的事情!”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尔弗雷德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不是不打自招吗——他的亚蒂未免也太可爱了些。
“喂有什么好笑的!!!”
看着亚瑟炸毛的样子,阿尔弗雷德努力收起笑容,但眼底的笑意却怎样都掩藏不了。他歪歪头,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把亚瑟带进了房间。
“咳……刚刚我在门外听到了你们讨论的全程。”
亚瑟轻咳几声,试图把被发现偷听的尴尬缓解一下。
“然后,我发现你们现在的计划和我一样——找到始作俑者。所以我想,我们可以一同合作,虽然可能最终不是同一个目的。”
“当然可以啦亚蒂!毕竟我们就是为了你而做出这个计划的。”
在马修发表自己的看法之前,阿尔弗雷德便立刻应了话,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阳光的笑容。
“啊……那,那真是太感谢了。”
阿尔弗雷德蔚蓝双眼的注视下,亚瑟有些不争气的红了耳根。这种被注视的感觉……总感觉,有些似曾相识。他的脑里不由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呐呐亚蒂——很晚了,还不睡吗?”
身边一直看着金发少年忙碌的孩子突然出了声。少年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感受到人话语中带着的关心,很想就这样回他一句[这就去睡],但碍于还有家里的功课没做完,没办法立刻和他一同去睡,只好伸手摸了摸孩子金褐色的发丝,露出一个带有歉意的笑容。
“啊抱歉,我还有事——不然你先去睡?”
“不、要。亚蒂不睡的话,我也不睡!”
面前可爱的孩子鼓起了他的脸颊,坚决地摇了摇头。似乎是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决心,他搬了个小椅子过来,坐在上面一动不动的看着少年的眼睛。
少年有些被他的决心所打动,看了眼身后的桌上堆着的文件,认输的叹口气,站起身拉着孩子的手,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好啦好啦。我们现在就睡——”

这是,我的……?
正当他准备继续思考下去的时候,脑里剧烈的疼痛打断了他的思考。亚瑟痛苦的弯下身去,汗珠不停地从额头上渗出来,身子一个没稳住便摔倒在地。这种感觉,就和变成猫的那一刻一样,让他感觉头颅都要炸裂似的痛苦。
眼看着亚瑟前一刻还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后一刻就突然痛苦的摔到地上,阿尔弗雷德震惊的睁大双眼,赶上前去将瘫软在地上的亚瑟扶起来。
“亚蒂,回答我亚蒂!你没事吧!”
“我……呜……”
亚瑟很想回一句“我没事”让眼前的美/利/坚青年不要那么着急,可头部的疼痛却不允许他说出这句话,他只好咬住嘴唇,不让疼痛的叫喊溢出唇畔。
“阿……阿尔……”
呼唤的名字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在阿尔弗雷德恐慌和惊喜混杂的复杂眼神之中,亚瑟蜷缩着身体,渐渐昏睡过去。
“看来没事了?”
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对脸茫然。
不过,亚瑟对他的称呼……阿尔?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在睡梦中总算是安静下来的脸庞,叹口气,俯身将青年抱了起来。
他……是想起了什么吗?


//液又是两千多!超级高兴!今天的我依旧那么粗长bushi,【两千多明明不长你个笨蛋x】今天的更新w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