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鸢er

沉迷刀剑乱舞_(:з」∠)_龟甲什么时候能来啊……

对准你的镜头

*普设米x星空摄影师英

*对准你的镜头

伦敦的夏日,总是很迟很迟才天黑,特别是像这样一个难得晴朗的日子。仿佛贪恋这温暖美好的时光一般,即使人们觉得太阳已经有了西沉的痕迹,但天空依旧是清澈的蓝,蓝到随意看一眼就会令人有眼球被灼伤的错觉。

等到九点过后,天空的色彩逐渐黯淡了下去,被深沉的墨蓝所取代,星与月开始在夜空闪烁。

“最佳摄影角度OK.

镜头调整,OK.

曝光控制……OK.”

广场上散步嬉戏的人群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散去,但金发碧眸的青年却驻留在原地,不停调整着站立的位置、角度以及手里的支架相机,嘴里还小声地念叨着些什么。

“亚瑟——还没好吗——”

他身边的美|利|坚青年带着无聊的语调,一遍又一遍呼唤着他的名字,直到投入摄影的亚瑟手一抖,还没到他心目中认为最棒的瞬间便按下了快门——都是因为该死的阿尔弗雷德!

亚瑟恼火的磨了磨牙,将相机从支架上取了下来,迈着他自认为最吓人的步伐走到了阿尔弗身边。

“阿 尔 弗 雷 德。”

他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了阿尔的名字,口吻像是对待和他有世纪之仇的宿敌一般。

“嘿,亚瑟。你太慢了啦——我都在这儿等你三四个小时了。摄影真的需要这么长时间去准备吗?”

但被这样呼喊名字的人却对此毫无知觉一般,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加州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令人心底触动的同时也禁不住熄下了所有怒火,剩下的只有对他的包容和些许的无奈。

“笨蛋,你又不是摄影师。不要小看摄影这回事啊!”

亚瑟骂“笨蛋”的声音夹杂着微弱的笑意和些许不易发现的宠溺。他伸出手轻轻地弹了下青年的额头,听着阿尔弗雷德夸张的喊痛声,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感染了一种名为“阿尔弗雷德”的病菌,它甚至还在不断地朝他身体内部侵袭,直到蔓延至最核心部位的心脏,再也无可救药。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也不知何时停了,他看向亚瑟,轻声说道:“好了,我们回去吧?Hero我此刻急切需要能量的补充——!”

亚瑟几乎完全忘记了此行的目的,连为什么取下相机来到阿尔弗雷德面前这回事也变得模糊起来。他止住笑声,略微仰头看着阿尔温暖的笑容。他的眼眸中仿佛坠落了万千星辰,容纳了时间所有美丽的事物——他美好的让亚瑟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亚瑟仿佛着了魔一般快速后退几步,对准焦距,瞬间将阿尔弗雷德的笑容和此时灿烂的星空一同记录在了相机胶卷里。

“好了,完美。”

他心满意足的拍拍手,将相机重又挂回脖颈。

“咦?咦??”

阿尔弗雷德瞠目结舌的看着亚瑟的一举一动,惊讶的几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亚瑟以前可是从来不用他这宝贝照相机拍他的!更何况今天是出来取景交稿……

“这,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快回家!”

亚瑟似乎在刚才的瞬间才反应过来这一举动的越界,他的脸颊开始不争气的发烫、发热,英|国人的自尊心让他此刻恨不得将时间倒转。他转过身,试图立刻逃离这个地方,却被身后的阿尔弗雷德拉住了上衣,一把将他转过来,搂住亚瑟的肩膀交换了一个深情的吻。

等到终于分开的时候,亚瑟已经气喘吁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地瘫软在阿尔弗雷德的怀里,面颊红的就像午后天边的红霞。

“别气啦亚瑟,我们回家吧——这次是我的错,我的错。”

看着小男友带着些气愤的眼神,阿尔弗雷德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顶,俯下身在亚瑟的额角轻轻落下一个吻。

……这次的工作该怎么交代啊……


//突发奇想的超短篇x味音痴俩人超可爱啊prprprpr.于是试着写了写小甜饼x.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