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鸢er

沉迷刀剑乱舞_(:з」∠)_龟甲什么时候能来啊……

【原创/联文】Rules and freedom [1]

“阿尔弗雷德·F·琼斯?有意思的人。”
一位黑发男子瞟过那一张印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的复印纸,最终将所有的目光锁定在那个人名字上,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修长的手指轻拂过上面的证件照——一个金发蓝眼的美国人咧着嘴,笑得很是阳光。
“傍晚之前把他带到我这儿,一个小小的警官而已,可别让我失望。”他眯了眯眼,那种笑似非笑的感觉让人头皮发麻,他瞥向旁边那人利落地把手上的资料夹好,扔了过去,精准的落在那人手上。
“这,他不过只是个……”他不解地翻弄着资料,小心翼翼的提出了自己疑惑,
“你又不是新来的屁话怎么这么多,让你去就去。”站在长桌旁边的另一个人语气里透着烦躁。
“是……是!属下马上就去”那人慌张的拿着资料跑掉了,也不敢抬头看他们一眼。
“一定是他才行吗?”见那人走掉了,站在一旁的人试探道。
“对,必须是。”那黑发男子金黄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利锐的光。一场阴谋也随着这惨淡的白炽灯光蔓延开来。
【The game is beginning.】
“Hey——阿尔弗雷德!局长叫你把这个文件带到对面公司那儿。这是车钥匙……”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跑了过来,把手上的车钥匙及一袋文件递给了眼前这位新来的美国小警察。阿尔弗雷德冒冒失失的接过,没差点把那些文件洒一地“啊啊啊啊真是对不起!!”等整理好后,他便去发动汽车了。
“快去快回吧我们的小新人——晚上的伙食可是十分丰盛的哦!还有啊,弄坏了我的车可要补偿的!”
“知道啦!感谢告知——!”
“真是,完全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受局长器重……”小伙子冲阿尔弗雷德挥了挥右手,小声抱怨道。
阿尔弗雷德微笑着听完了他的抱怨,抬手冲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又不正经的眨了下眼,看起来简直像个乳臭未乾的小伙子——虽说他也刚成年没多久。
抬手看了眼手上的腕表确认了时间,下午四点整,如果动作快点还能赶得上晚餐。
阿尔弗雷德笑嘻嘻的踩下油门,把音乐开到最大,车内充斥着鼓点。
一开始一路畅通无阻。路上的车子十分少,按照导航的路开也不会开错地方,照理应该已经要到了。但是——“FUCK!怎么就堵车了!”
阿尔弗雷德望着面前突然拥堵起来的交通,有些不耐烦的揉了揉他金褐色的柔软发丝。面前车山车海的景象让他禁不住开始怀疑,之前路上少到令他惊异的车辆全部聚集到了这里,不过理论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嘿,难道说这是总统出游了么。”阿尔无奈的调侃道。
坐在车子里大概十几分钟,他的车却挪都没挪过一步,路上的其它的车子也寸步未动,车主们的一脸要杀人的表情,有几个直接下车破口大骂了。阿尔到是不在乎这些,却是寻思着怎么向师兄解释才不会挨揍,还有那顿丰盛晚餐……
正犯着愁,外面骂声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其他车主的神情也变的惊慌,阿尔觉得有些不对劲,便下下车一探究竟,但是刚下来,他就后悔了,后悔没呆在车里大睡一顿,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应该来当警察——他的头顶传来了一阵直升机机翼转动的声响,隐约还能听到一些铁链摆动发出的清脆响声。他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感觉让他觉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与他有关,并且是个十分不妙的事情。
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靠近了。身后传来了巨大的铁质物体撞击声响,一排排的车连锁般的被一个巨大的金属球撞倒变成一地的废铁,人群慌乱起来,逃蹿、尖叫,一切都失控了——像是世界末日重演。随之破坏声越来越靠近,阿尔弗雷德明显感觉到,那是他后面那辆车被撞碎的声音——过了那辆车,接下来就该是他的车了。
“开…开玩笑的吧……”他把眼睛瞪得像个灯泡,过度的紧张让他忘记了躲闪。
他的车最终还是没能免遭厄运。铁球的撞击使车深深的向内凹陷,阿尔弗雷德想要跑开,可不幸的是,慌乱之中他并没有注意到地上的障碍物——狠狠的向前倾去,也不知撞上了什么,阿尔眼前一黑,除了头部撕裂般的痛感其他的事便什么也记不清了
巨大的铁球在撞上车子之后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随着直升机的飞移而缓缓的撤离了这个被撞击的惨不忍睹的废墟。
“喂喂,这做的也太过火了些……”就算注意了没让阿尔弗雷德重伤,但现在他这样子也不像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吧?
黑发男人锁紧眉头,语气里有丝微妙的紧张。平常那些人就是大票干多了,都和他说过了是个普通不过的人也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这种小题大做的作风真得改改了。
叹了口气,他还是将阿尔弗雷德撞出伤口的额头处理包扎了一番。还好不是很严重,这真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
接下来,就该考虑怎样把这小子骗入组织了。他正思考着对策,躺在床上的阿尔弗雷德便慢慢醒了过来。天花板上悬挂着的灯亮得刺眼,他吃力的从床上坐起身,转动着脑袋观察了一下周边的景象,他几乎怀疑自己已经来到了传说中的天堂——不过明显不是的。
阿尔弗雷德盯着面前黑发的男人看了片刻,刚才的暴动让他在这种陌生的环境下变得不足为奇。伸手摸了摸头上传来阵痛的位置,他有些意外的摸到了属于纱布的粗糙质感。是面前的人救了我……吗?这么想着,他的疑问也紧随着说出了口。
“那谁,是你救了我?话说,这是你家?Woo,真是整洁——”
“我的名字是王耀!那谁那谁的称呼自己的救命恩人,简直太没礼貌了阿鲁!”王耀有些恼怒的告知了阿尔弗雷德他的姓名,紧接着便回答了他的第二个问题。因为接下来面前的小子会成为他们的同伴的原因,他决定暂时不和阿尔弗雷德一般计较。
“这不是我的房间,是亚瑟那家伙的。啊,可别问我他是谁?一会儿你们就会认识。”
亚瑟……?虽然对这个名字的主人有些好奇,但阿尔也察觉到他很是不快,也不准备去尝试询问了。阿尔弗雷德有些无聊的翻了个身,头部撕裂的痛感又一次的刺激了他的神经,他立马停止了翻身这个动作,小心翼翼的侧转身子让自己回到原本躺的那个位置。
他还真没作为一个伤员的自觉。
王耀摇了摇头,朝门口位置望了过去,喃喃自语了一句。
“这时候,他们应该差不多回来了吧……”
chapter 1.END

//和我可爱的徒弟er尚谜不惑的联文w我主笔她负责修改和添加x黑道设定 全员向 主线米英√图是徒儿自己做的!她可棒了w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