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鸢er

沉迷刀剑乱舞_(:з」∠)_龟甲什么时候能来啊……

[米英]柯克兰家的小少爷竟然变成了一只猫?「3」

咦,他是……?
望着亚瑟的脸半天,阿尔弗雷德绞尽脑汁,也没能想起面前这个看起来十分眼熟的人是谁。这该死的熟悉感……不对,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想起这个人是谁。
阿尔弗雷德半眯起他海洋般湛蓝的双眼,看向似乎冷静了些的亚瑟。边上被亚瑟用来做食物的烤箱,现在持续着浓烟滚滚的状态,基本上已经报废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
阿尔弗雷德出口询问道,完全看不出一点平日里不正经的痕迹,俨然一副对待不法侵入者的态度,这让亚瑟无奈到了极点。
现在他要怎么办?难不成直接和他说,自己是他今天刚买回来的那只猫变的?不不不绝对会被当做精神病。
阿尔弗雷德等了片刻,没有等到人的回答,亚瑟依旧是皱着他的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皱起眉毛想事情的样子很有意思,生来本就很多的眉毛,再皱成一团——这让阿尔弗雷德想起被猫玩弄一番过后的毛线。那一瞬间他几乎忘记在他对面的是个莫名其妙出现在他家的人,而禁不住轻笑出声。
“喂,你笑什么!”在听到那声细小的笑声后,亚瑟忍不住低冲他吼了一声。
——说实在的他真不是很理解面前这个家伙,在有疑似非法入侵者的人出现在家里的时候,会有人在这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吗!?
“咳,抱歉。一不小心就……”轻咳了声,阿尔弗雷德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像一开始一样看着亚瑟的眼睛,继续逼问亚瑟。
“回归正题——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在我家?再不回答可就直接报警了哦?”
糟糕!
咬咬牙,亚瑟准备不顾被当做精神病的危险,思寻着有没有什么能让他的话更有可信度的物品。摸了摸衣服口袋,亚瑟的指尖突然触到一个金属制的、坚硬的东西。
对了,这好像是阿尔弗雷德上午给他买的猫牌来着。
就是这个!
掏出这个牌子,亚瑟把它递给了阿尔弗雷德。
“?”
阿尔弗雷德看起来非常疑惑,完全摸不清亚瑟的想法。
“那个……”话就在嘴边,但亚瑟实在是无法让自己将它说出。羞耻度简直报表这种话!
“亚蒂的铭牌?你到底……”
“我……我是折耳猫的妖精,亚瑟·柯克兰,这个铭牌……这个铭牌就是证明!”打断了阿尔弗雷德未能说完的话语,在慌忙之下,亚瑟竟借用了之前德/国人路德维希和他讲述的,他和一个名叫费里西安诺的意/大/利人初次见面时所说的话。
完蛋这下糗大了啊啊啊啊。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
亚瑟的脑内不停地循环着“糗大了”和“好想死”这两个词,怨气几乎要实体化成黑气飘在身体四周。
亚……亚瑟?
听到这个名字后,阿尔弗雷德愣了愣,又仔细的巡视了这个自称“折耳猫的妖精”的青年来,又把他记忆里那个邻家小哥哥的形象联系了起来。
“……上帝,你是亚蒂!是我想的那个亚蒂!?”
这个美/利/坚青年突然之间的激动让亚瑟十分摸不着头脑。说实在的,他对这个人实在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亚瑟努力在自己的脑里搜寻着以往的记忆碎片,最终想起,他小时候的确认识一个名叫阿尔弗雷德的小男孩,只不过他姓威廉姆斯,而不是这个阿尔弗雷德的姓,琼斯。
更何况——他基本也只记得有这么一号人了。除了这点之外,亚瑟再也想不起来有关于阿尔弗雷德一切的一切。
“你记不得我了吗,亚蒂?”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的出了声,眼神里带着满满的希冀。
顿了片刻,亚瑟迟疑的摇了摇头。他们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
“……这样。”阿尔弗雷德的情绪低落了下来,不过片刻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不过没关系——Hero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伤感!亚蒂永远是亚蒂,不管他还记不记得我!然后,你说的苏格兰折耳猫一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说起来我的确没见到我的小猫咪。它跑哪儿去了?”
阿尔弗雷德越说越近似于自言自语,他四下里又看了一圈,还是没看到那只猫的踪迹。
“都说了我是那只猫了……”亚瑟挫败的捂住额头,“虽然很令人不可置信,但事实就是这样的。具体的事情说起来太麻烦,等明早我给你说明怎样?我猜你现在一定很困——”
话音未落,亚瑟跟前的阿尔弗雷德便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哈欠。
“看吧。”
亚瑟了然的耸耸肩,然后推着阿尔弗雷德进他的房间。
“所以——先去睡觉吧小英雄。”
“Hero可不小!我已经成年了!”
阿尔弗雷德气鼓鼓的回了话,躺回了床上,顺手把亚瑟给拽了上来。
“???你干什么?”
被强行拽上床的亚瑟不明情况极了。
“已经很晚了,对吧?我家又只有这一个房间——所以所以,一起来睡吧亚蒂!”
看着挣扎着想要重新坐起,似乎想说些什么来反驳的亚瑟,阿尔弗雷德伸过一只手臂将他禁锢在床上,另一只手伸出一根食指竖在嘴前,做出噤声的手势,声音里带着满满的笑意。
“顺便一提,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这小子……!
亚瑟不贫的掐了下阿尔弗雷德压在他身上手臂的肌肉,意想中听到一声轻微的“嘶”声。
“……看在你把我买回来的份上,就,暂时不和你计较了。”亚瑟模糊不清的嘟囔了几声,翻了个身,耳尖红的像熟透的番茄。
灯还没关,亚瑟一切可爱的小动作都让阿尔弗雷德尽收眼底。他努力压抑住心底的笑意,伸手关了床边的电灯,看着亚瑟的蔚蓝双眼在黑暗中闪动着光芒,眼中的温柔几乎要融化开来。
——亚蒂,我亲爱的亚蒂,终于回来了!

//不知不觉码了这么多x当做上周没更的补偿?两千字!感觉一点都没把米的帅气写出来umm……

评论

热度(20)